QQ:88009152

QQ:88009152

  • 主页 > 国内新闻 > 陆军首批女飞行学员成长纪实

    陆军首批女飞行学员成长纪实

    小和尚 国内新闻 2021年07月13日

      “飞机可以着陆。”

      “收到!”

      收到塔台指令,女飞行学员朱娜操纵直升机缓慢下降高度,平稳着陆,顺利完成毕业联考中的飞行技术考核。

      近日,陆军首批10名女飞行学员以优异成绩完成所有考核课目,为4年军校学习生活画上完美句号。很快她们就将以合格战斗员的姿态奔赴新战位,飞往更广阔的蓝天。  

      作为陆军首批女飞行学员,她们一入学就备受关注。从地方青年到军校学员,从飞行学员到合格战斗员,一路走来,背后的付出、成长的艰辛只有她们自己最清楚。

      一

      高考成绩在一本线以上,双眼裸视力不得低于0.8,100多个大项、上千个小项的健康鉴定……女生的招飞条件和男生一样严格。

      2017年,顺利通过招飞层层选拔后,韩佳宁激动得半夜没睡着觉:“我马上就要成为驾驶战鹰的飞行员了!”

      从10名女飞行学员意气风发、满怀信心步入陆军航空兵学院的那一刻起,她们就作好了吃苦的准备,“纵使前方荆棘遍地、狂风暴雨,也要奋勇前行、逐梦蓝天。”

      “只有做到地面苦练,才能保证空中精飞。”这是教员对女飞行学员说得最多的一句话。说到地面苦练,有一个词形容最为恰当,那就是“枯燥”。她们不仅要一遍遍重复练动作要领,还要每天反复背直升机机械构件和性能参数。上飞机之前,上千个零部件的功能必须熟记于心,飞行动作至少要练上万遍。

      体能储备也是上机前必须完成的训练。“三千四百单双杠,旋梯滚轮小五项。”这句在女飞行学员中流传的顺口溜囊括了她们的主要训练课目。女飞行学员张翘楚记得,大一时第一次完成所有项目考核后,吃晚饭时累得筷子都拿不起来了。

      谈及初上直升机的感觉,女飞行学员们不约而同地说出了一个词:“紧张!”刘玥玮说:“做准备时,动作要领像过电影似的记得清清楚楚,可一上飞机就感觉手和脚都不是自己的了,顾左不顾右,四肢就是协调不起来。好在身边的教员一直鼓励我,手把手地带教我。飞行过程中虽然手忙脚乱,但还是顺顺利利地飞下来了。”

      历经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考验后,10名女飞行学员全部顺利完成首场实装飞行训练。过程回想起来痛苦不堪,但“初生新羽”的她们已成功迈出了飞向蓝天的第一步。

      二

      原本以为驾驶战机飞行就像雄鹰翱翔一样自由自在,经历首场实装飞行后,10名女飞行学员才真正意识到,武装直升机飞行远不是一件浪漫的事,即便最基础的“悬停起落”课目都会淘汰不少人。

      回忆起那段日子,女飞行学员李欣然说:“感觉从首场飞行开始,训练和生活节奏就按了快进键,强度越来越大。很多时候,飞早班凌晨四五点就要起床进场,夜航半夜一两点才飞完退场,就连周末也要用来补差‘加餐’。”

      实装飞行初期,“杆舵结合”是所有飞行学员面临的第一道技术难关,手脚如果协同不好,直升机的空中姿态就无法保持平稳。

      为了尽快攻克这一难关,女飞行学员徐枫灿经常利用休息时间泡在模拟机室进行练习。有一次飞行间隙,徐枫灿的连长谢博看到她拿着几根树枝在比画,走近一看,原来是用树枝模拟驾驶杆和脚蹬进行杆舵结合练习。“还别说,这个‘土方法’挺管用。”这样一遍遍苦练下来,飞行姿态逐渐稳定了,教员慢慢地就可以放手让她们飞了。

      2020年8月,一条“陆军首批10名女飞行学员初放单飞”的新闻火爆网络。在当天的飞行任务中,她们身边坐的不再是可以“依赖”的教员,而是同样要放单飞的学员,她们要自己面对战机、面对蓝天,独立完成当天的飞行任务。

      徐枫灿是首个初放单飞的女飞行学员,“说实话,当时我心里压力很大。”她回忆说。

      考核当天,徐枫灿技术准备充分、顶住一切压力,飞行过程中,操纵动作熟练、空中姿态稳定,最终获得了优异成绩。鲜花、证书、掌声……首次单飞仪式上,徐枫灿等10名女飞行学员用实际行动赢得了所有官兵的一致赞誉。

      三

      “开车、悬停、贴地滑出、着陆……”一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,女飞行学员陈恬畅熟练驾驶某型武装直升机飞向蓝天。

      为确保院校教学和部队训练无缝对接,根据“实装两级”教学模式改革要求,10名女飞行学员在完成单发轻型直升机学习训练后,随即转入双发中型直升机的学习训练,也就是俗称的从初教机转入高教机训练。

    广告位